無論香港發生什麼,國家都可從容應對,根本用不著“怕”。要把一個核心信息清晰傳遞給香港反對派,他們想嚇唬中央,根本無從談起。
  香港反對派組織的所謂“6·22公投” 20日中午就在網絡上開始。組織者聲稱投票網站遭到攻擊,將把投票延長至6月29日甚至更晚,他們還印製了大量紙質票。“公投”的問題是針對政改提出的,倡導由公民和政黨提名2017特首選舉候選人。特區政府已公開表示,這一“公投”是非法的,“公投”結果將不具有法律效力。
  接受環球時報採訪的多名香港及內地學者表示,香港特別行政區不是國家,根本無權舉行政治“公投”。任何當地組織和機構都無權搞“公投”。舉辦“6·22公投”實際是香港反對派向中央施壓的方式,它追求的是輿論效果,以此在香港社會做一輪對抗中央政府的新動員。
  中央政府已於6月10日發佈了“一國兩制”白皮書,充分闡述了“一國”與“兩制”的關係,釐清了香港各派間存在爭議的問題。反對派拒絕遵從《基本法》和白皮書的精神,他們就是要通過“公投”和“占中”壘高自己的籌碼,試圖最終將中央嚇退。
  我們以為,香港雖然有些“亂”,但與中國目前的其他幾個主要難題比,香港事務的迴旋空間相對比較大。這是因為,“一國兩制”規定香港實行資本主義制度,香港的社會穩定沒有絕對標準,中央也不需做剛性承諾。此外中央有能力設置香港事務的底線,併在引導社會認識這條底線的過程中處於主導位置。
  因此無論香港發生什麼,國家都可從容應對,根本用不著“怕”。要把一個核心信息清晰傳遞給香港反對派,他們想嚇唬中央,根本無從談起。
  內地社會願意看到“一國兩制”的成功,這對國家來說的確是在政治上“有面子”的事。但香港反對派千萬別高估“面子”因素對國家做政治決策時的影響,他們需要知道從開始香港回歸談判直到今天,“面子”一直是排在最靠後的因素。
  內地希望香港順順噹噹的,但如果香港出了問題,只要香港社會能承受,內地都能承受。即使“一國兩制”下一步不那麼順,對國家來說天也塌不下來,面對並依法應對就是了。中國在歷史上經歷過很多曲折,香港這點事算不了什麼。
  香港反對派向中央施壓的出發點是一個假設:他們能製造一個讓國家無法承受的難堪。其實在西方輿論場上,中國的難堪已經夠多了,多香港一個難堪或少一個根本不具有實質意義,香港反對派最終是難堪不了國家的,關於這一點,他們一定要保持最起碼的政治洞察力。
  香港反對派鬧一鬧就須收場,這對他們自己好。如果他們真把中環搞得烏煙瘴氣,使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香港無法運轉,把香港搞得真像基輔或者曼谷一樣,香港工商界和廣大民眾屆時一定會反對他們,中央採取堅決行動扭轉局勢也必將是受歡迎之舉。
  香港反對派鬧得太凶,終究是要撞牆的。這個“牆”首先是香港現實利益的底線,香港反對派現在看著似乎有點人氣,但這都是錶面浮雲,在那條底線周圍,才佈滿了香港主流社會的力量和意志,中央有充足的資源可以用來支持、保護這條底線。同這條底線的強大相比,所謂“6·22公投”只是香港回歸祖國曆史激流中少數反對者糾集的一場應景表演。
 
創作者介紹

1301

gyahicn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