於保法教授:您好!和您的患者朋友秦鵬見面了,他說他是您唯一的“患者酒友”。聽完他的故事,我們兩個大老爺們哭得稀里嘩啦的,把我未婚妻嚇得不知所措。
  以下是他講述的故事——
  我母親死於腫瘤,大姐也死於腫瘤,腫瘤的家族遺傳開始糾纏我。那時起,我天天尋找答案,希望找到我不會發生腫瘤的證據,但是,一位朋友對我說,著名歷史人物拿破侖一家,其父、祖父、三個姐妹和四個兄弟,以及本人都死於胃部腫瘤,家族遺傳增加腫瘤概率是不爭的事實。我好像被判了終身監禁,一直在腫瘤困擾中走不出來,凡是有腫瘤的講座我都去聽。三年前,於保法教授來美國做了一場報告,與會者有三百多人,講完後有一個互動環節,參會人員可以隨意提問。
  我當時舉手獲得了提問的機會,我問:“假如我得了腫瘤,怎樣做才是正確的做法?”
  於保法教授馬上回答:“找於保法呀!”
  我說:“去中國還要買機票呢?”
  教授說:“你真的不幸了,機票算我的,治療費也算我的,夠哥們吧?”
  這段幽默的對話,博得全場喝彩。
  四個月後,我檢查出肺部有二公分占位。占位很規範,完全符合手術指徵。但我已經瞭解不需要動手術的先進療法,當然不會貿然行事。我給於保法教授撥通電話:“於教授,我是五四講座您答應報銷機票的秦鵬,我準備飛過來,機票還給報銷嗎?”教授只當我開玩笑,很愉快的說:“承諾不變,有緣你就來。”
  三天后,教授驚愕的發現我站在他面前。他認真讀了我的片子,說:“來得及時,問題不大。”
  我在保法接受了為期十五天的緩釋庫治療,腫瘤被完全控制住了,辦理了出院手續,沒收一分錢。實際上我在美國有醫保的,花錢可以報銷。教授說:“不是報不報銷的問題,是人品問題,我在三百多人面前做了承諾,我丟不起那個臉。”教授笑笑,狠狠的說:“你小子有種,敢拿生命賭我人品!”
  接下來的三年,我每年都定期飛到保法醫院獃上八天十天的,做複查,做複發轉移的預防性治療,教授有空時,還教我打打太極拳,不時還破例請我喝點小酒。所有費用,都是教授包乾。
  講到這裡,他情不自禁放聲痛哭起來。我也是於保法教授從生死線上救回來的人,感同身受,禁不住感恩的淚水奪眶而出,直到未婚妻給我們送來濕巾,擦乾淚,我們兩個大老爺們才覺得有點失態,不禁開懷大笑起來。
  教授,那天我們就著月色,在花園裡喝了點小酒。他叫秦鵬,我叫秦洪,因您而結緣,我們結拜了兄弟,並一起對遠在祖國的恩人,敬酒祝福。今天就說到這裡,此致,敬禮!
  ——患者秦洪
  北京保法腫瘤醫院
  400-651-6619
  地址:北京市昌平區沙河王莊工業園東50米(昌平線沙河地鐵站下車,換乘昌52路、670上東廓線至王莊工業園下車向東步行50米)  (原標題:海外患者致留美腫瘤專家於保法教授)
創作者介紹

1301

gyahicn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